山西产业技术研究院
SHANXI INDUSTRIAL TECHONLOGY INSTITUTE
走好“最后一公里”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系列报道
来源:新疆科技报社 | 编辑:pmt65465d | 发布时间: 2017-06-12 | 681 次浏览 | 分享到:

新疆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做了大量扎实有效的工作,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用,推动了我区各项事业的发展。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创新驱动发展试验区”建设启动,给我区科技成果转化推广提出了更高要求。

说到科技成果转化,人们的目光常常聚焦在自治区的科研院所和企业,实际上,各地州市的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引人注目。他们根据当地实际,立足本地优势,探索出各具特色的科技成果转化推广之路。本报记者近日走进昌吉回族自治州一探究竟。

昌吉取“昌盛吉祥”之意,处于新疆天山北坡经济带、乌昌石城市群核心发展区,下辖5县2市,有3个国家级园区,分别是新疆准东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昌吉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在2012年国家农业科技园区评估名列第一。总体而言,昌吉州不论是科技企业数量还是创新质量,在新疆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此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创新基础,昌吉州在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过程中,还要啃下哪块“硬骨头”呢?

“从2017年起,对出资额不低于500万元,企业独资建设或与疆外高校、院所联合共建的研发平台,给予企业出资额10%的补助支撑,最高补助100万元。”这是去年10月,昌吉回族自治州党办下发的《自治州关于支撑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政策意见》)第29条的部分内容。

记者了解到,《若干政策意见》包括11个方面41条,新推出的优惠政策包括深化“放管服”改革、放开民营资本投资领域、全面推动大众创业、破解企业融资难题等诸多方面,基本涵盖了昌吉州企业发展进程中遇到的难题和困境。

这些政策的出台,也许是自治区发布《关于激发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创新活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新疆科技九条”)以来,地州市出台的力度最大的政策。

昌吉州科技局局长陈淑玲告诉记者,“新疆科技九条”出台后,对于激发基层科技人员服务一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也为昌吉州今后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撑。

对于今后科技成果转化推广,陈淑玲局长说,将通过宣传“新疆科技九条”,以及《若干政策意见》的实施,搭建高校与企业产学研合作平台,引导高校关注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社会经济发展。同时,昌吉州大力引进区外高层次研发团队,组建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发挥政策红利,打造科技成果转化集聚地。这将促进科研机构集聚,鼓励企业自建或与疆外高校、院所联合共建科研机构或研发平台等内容放在重要位置。《若干政策意见》中的鼓励政策不仅仅是口号,而是有政府的真金白银做后盾。

2016年,昌吉州科技局对全州县市一级的科技型企业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据昌吉州科技局综合科科长张黔先容,昌吉州参照《关于印发天津市科技型中小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对企业进行初步的划分,全州共有276家科技型企业。全州已建成国家、自治区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5个,成立国家、自治区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16个,占全疆创新联盟数量一半还多。

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昌吉州科技型企业表现不俗。

九圣禾种业股份有限企业研发副总王长海告诉记者,为了做好科技成果转化工作,该企业投入巨资建成全国玉米产品测试平台,包含全国150个测试网点,通过这个大数据平台可以准确评估玉米品种的优劣势,为新品种选育和交易提供数据支撑。“我认为这个工作比研发本身更为重要,这是咱们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王长海说。目前,九圣禾种业股份有限企业在疆内外成立了3个研究分院和3个研究所,与国内国际30余家科研机构合作,不仅为本企业提供科技成果,还实现了科技成果对外转移转化。仅今年,就已经签订新品种转让合同8个,转让金额700余万元。

新疆慧尔农业集团股份有限企业先后与中科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中国农科院资划所、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等科研院所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企业于2015年获批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16年获批院士专家工作站。

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也高度重视科技研发投入。据统计,2016年,该园区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7亿元,增速高于全疆6个百分点。在科技发展方面投入11.5亿元,各种来源的技术研究开发R&D投入5700万元,其中财政资金用于R&D投入费用达3286.3万元,占财政决算支出的5%。园区已建成各类技术研发平台32个,培育高新技术企业13家,建成院士工作站2个和博士后工作站4个,集聚专业技术人才2000多人。园区涌现出一批规模型企业。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昌吉州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取得很大成绩的同时,也有一些“难言之隐”。归结起来就是科技成果中介服务交易平台数量少、功能单一。这导致科研机构的很多成果因找不到需求者而无法实现转化,而企业需要的技术成果又找不到合适的供应者,企业产品开发中的难题也找不到合适的科研机构和人才来破解。此外,现有的第三方专业评价机构对科技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缺乏真正的公开、透明,很难形成双方都认可的公允值。

陈淑玲对此深有感触。2015年她随自治区科技厅考察团一行,到天津市科委考察促进科技企业发展先进经验,天津市科委利用科技企业服务网将各类信息服务整合,成果非常显著。目前,由自治区科技厅组织建设的新疆企业创新服务网就是借鉴天津经验设立的,她希翼这一平台能够早日启用,从而有效集成政府和社会科技服务资源,为企业创新成长提供全方位服务。

“最后一公里”离目标很近,但过程会更艰难。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科技供给与市场需求对接的过程,新技术新产品要适应市场的实际需要,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市场培育则为新技术新产品提供价值实现的渠道,这是打通科技与经济发展之间通道的主要方式,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